新華網 正文
勇敢起來,觸摸真實社交的復雜與溫暖
2020-08-30 07:42:19 來源: 光明日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圖集

  當前一個尷尬的事實是:社交工具不斷升級,年輕人卻在“社交降級”。

  越來越多的90后、00后認為自己“社恐”。在“青年說”日前發起的網上調查中,參與投票的2532名網友給出了一個驚人的結果——僅69人認為自己沒有社交問題,97%的參與者存在回避甚至恐懼社交的現象。同時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“享受”獨居獨處,依靠手機建構和維護自己的社交網絡,在虛擬世界越陷越深。

  年輕人的社交恐懼因何而來,如何破解?本期“青年說”聚焦紓解“社恐”青年的心理困境。

  人際交往變遷下的社交恐懼

  社交恐懼癥,在醫學上是一種焦慮性障礙,其特征包括處在公共場所或與人打交道時出現顯著而持久的害怕等。當下很多年輕人自稱的“社恐”,并非達到疾病的程度,而是呈現一種回避社交、抗拒社交的情緒和狀態。

  年輕人為什么回避或抗拒社交?

  首先要看到,在社會快速變遷中成長起來的這一代年輕人,是社交方式變革的親歷者,他們的人際交往注定呈現出新的特點。由易觀智庫和騰訊QQ發布的《中國90后青年調查報告》顯示,90后青年群體已習慣了“自我軸心”式的成長,“孤獨”是他們成長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狀態——“他們大部分是獨生子女,童年的回憶里就充滿孤獨的色彩;他們在高樓大廈中成長,忙碌的父母顧不上他們;鋼筋水泥阻隔了孩子們的社交機會,他們逐漸習慣了自己玩耍?!?/p>

  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,多數年輕人在以“小家庭”為主的社會單元中長大,缺少傳統社會交往中諸如親戚、鄰里關系的體驗。例如不少90后表示由于親戚隔閡巨大,不會經常走動:“我們早早為了讀書、為了打工背井離鄉,與家人尚且有些距離,更別提親戚交往了?!?/p>

  與成長過程中單薄的人際交往體驗相伴的,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社會交往本身的復雜化。

  場景在泛化,無時不社交?!叭丝梢孕菹?,但互聯網是二十四小時運轉的。手機里永遠有無數個小紅點等著打開:群打卡、班級通知、好友寒暄、同學邀約、社團活動……必須一個個認真處理?!痹诖笕龑W生韓雪的眼中,社交始終與壓力相伴。

  功能在雜糅,無處不社交?!拔覀兊纳缃换顒犹嗔?,其效率和目的性高到了讓人反胃的程度,就連搶一張回家的火車票,也要‘邀請好友來幫我提速’?!本W友在調查中反饋道。

  在這樣的矛盾下,一些年輕人自稱“社恐”青年,也就有跡可循了?!吧缈帧边@個標簽,更像是他們手中的盾。在真實而焦灼的社交困境下,只好拿起這張盾牌,應對無孔不入的社交壓力。

  “說社交降級可能有點夸張,從某個角度講,這也是我們對現實生活的自我適應?!毙睦韺W專業學生曉婷說,很多“社恐”青年推崇的新式“社交禮儀”,如用微信講的小事情就別打電話,能打字說就別發語音等,核心是保持恰當的社交距離,給彼此一點自由輕松的空間。

  虛擬社交不是社交恐懼的解藥

  經歷社會變遷的同時,技術的發展正帶來全新的溝通方式。從短信到QQ、微信,從論壇到博客、微博,再到抖音快手,不斷迭代的社交軟件,提供更便捷的溝通選項,并逐漸塑造了這一代互聯網原住民的社交習慣。

  在現實生活中,很多朋友是難得見到一面的。文章《都市生活的社交障礙:“有空見一面”已是奢侈》描述了這樣的現狀:同在北京,在東城區的人想和在西城區工作的好朋友見一面,也要講究“天時、地利、人和”,哪怕對方因工作原因來自己公司樓下辦事,也可能因為手頭有事沒顧得上去碰個面。

  在網絡世界中,交友則不受時空限制。社交軟件一秒鐘即可把一個陌生人“加為好友”。即使線下不見面,社交媒體中也互動頻繁,看似好不熱鬧?!熬拖裨谟螒蚶?,人物的武力值、防御值等有不同的方式補充,社交也是一樣的。當面聊天加成多一點,手機聊天加成少一點,但成本小??!各個軟件聊一圈兒,我的社交值也能補滿?!痹诨ヂ摼W公司就職的小輝工作很忙,朋友組的飯局經常趕不上,但他有自己的一套交友辦法。

  據統計,我國目前獨居青年超過2000萬。線下獨處、線上“熱鬧”成為常態?!?020獨居青年生活洞察報告》顯示,64.83%的被調研對象選擇通過社交軟件結交新朋友,線上交友是不少獨居青年們緩解孤獨的“必選項”。

  然而,線上社交能成為“社恐”青年的解藥嗎?答案可能正相反。社會心理學家雪莉·特克爾曾提出“群體性孤獨”的概念:“大家都熟悉這樣的場景:家人在一起,不是交心,而是各自看電腦和手機;朋友聚會,不是敘舊,而是拼命刷新微博、微信;課堂上,老師在講,學生在網上聊天;會議中,別人在報告,聽眾在收發信息?!彼J為,所有這些現象都可以歸結為“群體性孤獨”——我們似乎在一起,但實際上活在自己的“氣泡”中。我們期待他人少,期待技術多。

  虛擬空間里不間斷的聯系,反而讓人陷入更深的孤獨。要打破這個循環,唯有讓大家更好地“在一起”?!耙鲃訁⑴c線下面對面的交談,以此來彌補線上交往由‘身體缺場’所帶來的不足,用真正的‘在一起’來療愈孤獨的人群,建立更好的生活?!敝猩酱髮W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林濱在《“群體性孤獨”的審思:我們在一起的“獨處”》中這樣說。

  “今年的春節因疫情延長了。在外求學工作時只能用視頻跟家人交流,這次回家與父母打著牌、泡著茶、聊聊小時候,讓我感受到了更真切的親情支持?!?0后女孩小意說,有時正是這種平淡的相處,才讓我們重新發現并珍視現實中的互動與連接。她已決定多在真實世界中和朋友相處。

  擺脫慣性,突破社交“繭房”

  當群體孤獨成為舒適區,面對一波又一波新的虛擬社交浪潮,一些年輕人愈加舍不得走出來面對現實。

  “現代人的空閑時間有相當一部分被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占據了。每天花數小時甚至十數小時在電子屏幕上,感覺時間過得飛快,而且有種‘放不下’的感覺,留給現實生活的注意力資源自然就少了?!边@樣的感受越來越普遍。

  虛擬社交以其低成本、全時段的特點,正成為回避真實社交壓力的“溫室”。當前,陪伴類App增長趨勢越來越明顯,語音聊天室、游戲陪練等付費型陪伴App大量出現。有網絡社交需求的年輕人只需手指一點,便可購買陪聊項目。

  傳播學中有“信息繭房”的概念,是說人們獲取信息會習慣性地被自己的興趣所引導,從而桎梏于像蠶繭一般的“繭房”中。在社交領域,當代年輕人似乎也正陷入一個“繭房”中,不愿走出交友舒適圈,形成越回避社交、越不會社交的循環,將自己的生活禁錮于狹窄的空間里。

  “我拒絕社交的那兩年,沒有交新朋友,活得格外自我,卻又真的丟了自我?!本W友雷藝甜曾有“社恐”的經歷,后來她發現,人與人的真心交往,才是治愈不開心的良藥。

  “我們還是要努力,去敞開心扉和懷抱,去接觸去感知這個讓人愛恨交織的世界。對于社交恐懼癥患者來說,這有點難,但是從孤獨里掙脫出來,我們才能得到樂趣、人情,還有愛?!彼f。

  像雷藝甜這樣突破社交“繭房”、勇敢走向現實社交的年輕人,逐漸多了起來。

  雪莉·特克爾提出,應對群體孤獨的辦法,是朋友、親人要更多地坐在一起,面對面談話、討論。對“社恐”青年來說亦是如此。逃避社交只是一時的,只有邁出從舒適走向未知的那一步,觸摸真實社交的復雜和溫暖,才能把自己的生活道路越走越寬。(記者 李丹陽)
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王萌萌
加載更多
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
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
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
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
克什克騰風光
克什克騰風光
吉林琿春: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游
吉林琿春: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游

?
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429671
国产 亚洲 另类 欧美 在线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